最新消息

2019-08-16
手工植物泡沫霜,一個信念的開始,來自於另一個故事的結束!




 
我依然清楚記得,那是在2013某個深秋的夜晚,一通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不僅打破了夜晚的寧靜與安詳,也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
 
電話的那一頭傳來的是我摯友姊姊的悲痛啜泣聲,她哽咽地不斷重複著我摯友的名字,以近乎隻字片段的方式,勉強告訴我,摯友在前幾天突然昏倒,並處於輕度昏迷狀態,今天醫院檢查出來的結果竟是癌症第四期,說實在的,我真的無法相信一向活潑開朗、善良大方與充滿高度幽默感的摯友,竟突然遭逢如此巨大變故。
 
對於周遭的親朋好友一向身體康健,不曾有任何嚴重疾病發生的我而言,這突來的一切,不但深刻震撼了我,更令我真的難以接受。
 
第二天在醫院裡,我看到的不再是那過去笑容滿面的逗趣面孔,而是孱弱無力的無助病容。雖然他努力地想改變嘴角,來為我擠出一點笑容,但那已無法協調的面容,只能勉強擠出一絲苦笑,此時的我,雖然早已淚水盈眶,但我不敢留下任何眼淚,因為我的摯友還不知他可能即將面臨人生的生死關頭。走出醫院時,雖然陽光炙熱,但我覺得腳步好沉重,一股從腳底涼到心臟的感覺,讓我無法正常行走,只能呆坐在醫院門口,等待腦部清醒。
 
之後,隨著病情不斷的加劇,每一次的探視,都只能隔著冰冷的玻璃,從遠處靜靜的看著昏睡中的他,此時,小時候與他在一起玩耍的快樂時光,總是會一幕幕的不斷在我腦海中上演,我真的好希望能回到小時候,希望他是永遠的健康快樂。
 
經過了五個多月的住院治療,摯友還是在一次侵入式檢查中,遭受嚴重感染,最後病逝。此時的我,不僅僅失去一位如家人般的摯友,更開始對人生感到無奈與疑惑。
 
在摯友住院治療期間,我曾努力尋求來自一些曾有過罹癌家屬的資訊與協助,然而,到了末期癌症時,不論是病患或病患家屬,大部分只能無助地面對迷惘與不確定的未來。更殘酷的是,在此事件之前,我對於癌症的記憶,仍然停留在應該是只會發生於極少數年紀較大的長者,而且發病後,應該都會經過一段很長時間後,只有極少部分病患才可能不幸往生。然而事實上,現今社會罹癌的人數比例變得不太低(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2019最新公布的全球癌症發生率排行,台灣在全球45國中排名第10,我國癌症發生率每十萬人口296.7人,每年大約每1,000人中,會有約3人罹癌,每年每1,000人中,也大約會有3人因癌症而去世),而且許多病人發病時間甚至介於三十~四十歲之間,我突然發現癌症好像不再是印象中萬中選一的不幸,也不再是一個絕對不相干的名詞。
 
其實,除了來自於遺傳基因、環境因素及個人習慣之外,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接觸最為頻繁也可能是產生最多影響之來源,即為食品、清潔用品與化妝用品..等,這些商品中所使用的某些成分,可能跟某些重要疾病具有關聯性或存在致癌之可能性。
 
我在此分享一篇醫學實驗報告,這是2015年,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和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實驗室的一項研究論文,將長期使用抗菌劑”二氯苯氧氯酚”與某些疾病和癌症測試出關聯性,已被美國國家環境衛生科學研究所(NIEHS)選為2015年的頂級論文之一,NIEHS在其1月份的通訊中,將二氯苯氧氯酚研究列為2015年以贈款資助的研究中的第二名。
 
原文連結: 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國家生物技術信息中心(NCBI / 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774862/
 
二氯苯氧氯酚(Triclosan)又名三氯沙,具有殺死微生物的抗菌效果,常用於可去除各種細菌、真菌的消毒藥、以及各類抗菌產品、清潔用品、牙膏、漱口水..中,然而經由這些類似的報告,讓我實在不得不產生許多的疑惑。
 
這是出自於國際名校與知名教授的正式實驗報告,並獲得美國專業政府機構資助與發表,所以對於實驗的數據與結果應該是具有相當的權威性與可參考性。目前二氯苯氧氯酚仍未被IARC(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國際癌症研究中心)列為可能致癌物質,在台灣也可合法添加於化妝品與清潔用品當中,所以是否合法使用的東西就真的完全安全,不用擔心呢?
 
二氯苯氧氯酚目前仍未被列為可能致癌物或禁止使用的原因,主要是仍未在人體上發生實際相關案例,在此實驗報告是對小白鼠(Mice)進行連續8個月餵食含有二氯苯氧氯酚的食物後,所檢測之結果,一般來說老鼠的8個月的生活期,約等同人類的20年時光,所以是否目前雖然仍未在人體上發生實際相關案例,但10年後20年後呢?好像過去許多已發生的嚴重商品安全案例中所使用之問題材料,原來都沒有被禁止使用,但往往是在數年後,因為某一群體突然發生明顯高比例相同病狀,問題才被發現,也才趕緊禁止使用。
 
政府對於某一種成分會訂定最高使用量限制就代表其可能具有影響性或威脅性,在規定量內,就單一產品來說雖然可能是安全的,但實際上廠商真的能守法不超量添加嗎? 在每次政府的實際抽查中,總是有違規的廠商,所以是否不守法的廠商,總是存在有一定的比例呢?
 
對於安全的判定與實驗,是否真的很全面性與完整性呢? 如果要對於使用安全進行較全面與完整之實驗,那是一定是極為複雜的實驗過程,費用也一定極為龐大,實驗時間也至少須為10年才能真正檢測出大部分可能之影響性。然而,現實狀態下,廠商是絕不可能投資如此巨大來證明自己的產品可能是不好或有危險性,政府單位也沒有如此龐大的經費與人力,來對於每日不段推陳出新的大量化學材料或商品,進行全面性的完整測試與實驗,大部分應該還是建立在已知經驗與知識的推演與計算。以發表此報告的實驗室來看,我初步查過(抱歉沒有完全徹底清查),這個實驗室每年的研究補助,其中一筆就有約1億台幣,所以他們實際可運用經費應該會多出很多,但是從這份報告中的檢測方法與項目,還是相對屬於較為不完整,也非很全面性,所以有錢的專業單位尚且如此,那一般基本的商品檢驗到底能測出之結果為何呢?
 
即使真的都在安全規定範圍內添加,那是否有考慮到使用時累積與加乘效果之影響呢? 規定大多是來自於計算與評估對於某一種成分,在特定時間內,一般人可能的使用頻率,在依其訂出可能較安全的使用限制,所以如果使用頻率高於此頻率,就容易出現問題(像是有時新聞報導中,因過頻繁食用某種食物,而致病或死亡)。在現實的生活中,我們每天不斷從不同的商品中,接觸或食用到可能幾乎相似的成分或添加物,那麼累積與加乘效果之影響性如何呢? 例如就單一食物中防腐劑的使用是合法與安全的,但使用限量規定是否有充分考慮到我們每天食用的許多食物都可能含有防腐劑,那一天累積下來是否是超標很多呢?此等情形也同樣可能發生在我們每日頻繁接觸的清潔用品與化妝品中。
 
即使真的都在安全規定範圍內添加,那是否有考慮到不同身體狀況之可能差異性呢? 在大多數的醫學實驗中就有如這個實驗,一樣是使用白鼠,白鼠會普遍受到使用,主要是體積小,容易眷養,也容易大量繁殖,而且價格便宜,另外老鼠也跟人類一樣,同屬於哺乳動物(雖然還是有許多不同處),在近親繁殖下,能繁衍出基因幾乎相同的下代,而且也能快速將實驗群體擴展出好幾代(爺、父、孫),來進行隔代實驗與交叉比對。然而,在實驗室中的白鼠,都是需進行汙染隔離與特殊餵養,所以基本上應該都是超級健康的,不像現實中,有多人可能都帶有一些不同的基因缺陷與傷痛疾病,所以少數的健康群體測試,真的能真正反映出我們每個人可能之影響性嗎?

以我個人的淺見與建議來說,對於化學材料使用過多的商品,還是盡量減少使用量或是避免使用,其中,在我們生活中頻繁接觸的人工香料香精、界面劑與防腐劑…等,一直不斷有相關研究報告揭示其與重要疾病關聯性與危險性之存在。其實
我們應該更多愛自己一點也更多愛家人一點
 
雖然我們無法改變大環境與法律之相關規定,然而對於健康問題的擔憂與疾病日益複雜化的問題,讓我們決定從自己開始改變,我們希望能提供真正較安全的商品,因此在五年前,開始一系列較自然產品的開發,也由於更加嚴格的自我要求,讓我們開始有機農產品認證的申請與後續之執行。
 
手工植物泡沫霜是以傳統手工液態皂為基礎,再加以改良與增進,我們希望在現今化學清潔用品充斥的市場中,以傳統手工方式生產與製作,並且不使用任何人工香料香精、化學界面劑與防腐劑,讓您即使每天頻繁接觸使用,也能真正更加安全與安心。我們會繼續努力提供您更優質與更安全的產品,讓您與您的家人能夠更加健康與美麗,同時也讓我們能與家人、朋友,擁有更長久的健康快樂時光。

 

一個在心靈耕種的人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